【藤丸立香&大卫】少年人

友情向。
我流咕哒君。
ooc属于我。

像利剑刺破踟蹰,一道光在他眼前炸开。光似沾染神的怒火,如火花四溅,一时间他的眼前被纯白覆盖。
藤丸立香在那一刻,几乎无法分辨这是噩梦还是从者的回忆。他早已接受了被赋予的新身份,也被动又逐渐熟练地在一个个回忆中往返。然而到目前为止,他还未曾遇到过这一架势——愤怒的、咆哮着的滚滚雷声,从四面八方向身处中心的他涌来。黑色的苍穹越发低沉,几乎压在深色土地之上。
这次又是谁的人生?年轻的御主茫然地看着,因令人胆颤的黑暗而喘不上气。然后他听到哭喊,竟隐隐盖住雷声,其中蕴含的绝望与悲恸叫闻者忍不住颤栗。
“……我儿押沙龙!我恨不得替你去死!”
他终于看见哭泣着的人,突兀得像是黑色幕...

【路龙】猫

CP: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 绫小路清隆X龙园翔
大前提是龙园喜欢猫。
……非常不可能呢。

“很抱歉,大家能听我说一下吗?”
11月来到末尾,在考试将近的星期五,栉田占用了放学后的时间。
不过没人会对她的所作所为心生不满,这也是栉田的魅力所在吧。顺便一提,栉田校服上的水迹早已不见,看来顺利从洗衣店取回来了。对着乖乖坐下的各位,栉田摆出可爱的道歉手势。
“谢谢大家!那个……因为天气转冷,校园里的猫情况不是很好。还有上个月刚出生的一些幼猫,也像挨不过这个冬天……”
简而言之,就是打算救济野猫吧。校园里的猫确实挺多的。分散在各个角落,只要走在路上必会看见几只。因为喵喵叫着很可爱,经常能看到有女生停下来摸它们的...

【龙园相关】见证

龙园翔相关。
伊吹澪视角。
我永远喜欢龙园翔!
第四话魔改非常帅,于是拿出来再舔一遍。bad♂boy~

伊吹澪拾阶而上,在七拐八弯之后终于站在包厢门口。隔音效果不是特别好,因此能清晰听到众人做作的嬉笑声。空洞的欢笑背后是由恐惧织成的迷雾,她犹豫,几乎想要原地折返,但这只是一瞬的想法,刚接触到空气就消散了。
伊吹澪心想,不论明面上如何表现,她终有一丝对寿星的恐惧。
她不情愿地推开门。资本主义的腐朽气息扑面而来,噪音有一瞬停止了,但在看清来者后,C班的同学又再一次聊起天。伊吹澪只一眼便看见寿星,龙园翔宛如世界的中心,被众星捧月般团团围住,慢酌着酒。
“喂,伊吹!你怎么能迟到!”
不过是普普通通、罪恶生命的诞生而已...

【军炆】态度

CP:民调局异闻录 杨军X朱允炆
滤镜足够厚,在我眼中所有cp都是老夫老妻。

外头的天从未亮过。
朱允炆点起煤灯,就着昏暗的灯光去看吴勉送来的书。封面上那带眼镜的洋人举着小巧的盒子,笑得高兴。吴勉每隔二十年都会送些代表最新技术的文章,若说起初几次他还能理解,那越到后来就越是惊奇。手里的那卷描绘了所谓手机的玩意,叫天南海北的人都可以随时无障碍地沟通。那岂不是再也不需要书信往来?朱允炆就觉稀奇,心想:这可真是荒谬,即便是最疯癫的空想家也编不出这等天马行空的事情来。不过他又转念一想,时代巨变,末代皇帝在七八十年前退位,那还有什么不可能?即便他想不到,在无依无据的情况下也不得直说那就是假的。
只可惜他暂且没了...

【郝正义/鸦】迎神

CP:民调局异闻录 郝正义/鸦
斜线不代表攻受
嗑一口,这对西皮很好吃!
有些东西是瞎编的,稍稍胡说也不会被打脸吧……

6岁看的迎神会,想来怕是名为刘酉的人类一生中最值得留念的事了。
然而人习惯于摒弃眼前、展望未来,总觉这山远比那山高,轻易地就抛下了可得的欢喜。刘酉也是如此,被惯坏的孩童从无理取闹中尝到甜头,更是一发不可收拾。他在初四的早晨嚷着要最新式的玩具,母亲向来骄纵体弱的幼子,唤保姆去买,又拿些平时不让他多尝的糖果,哄得他破涕为笑。他就抱着新得到的礼物不肯撒手,连下午的迎神会都不大愿意去看。
糖总是极甜的。
他也是在死前走马灯般回顾短暂一生,这才悟了:那时竟是最愉快的时光。无需背负血海深仇,尚未尝遍人...

【上帝的图书馆】纽带

CP:上帝的图书馆 大卫X麦可

类型:含有X明示和血腥暴力成分的(强行)全年龄

警告:没有爱。

心如止水,大概又是圈地自萌系列。

不过还是安利一下。这本小说豆瓣评分8.1,goodreads 4.07。设定很有趣。

图没显示的话看这里


【萨杰】云


CP:加勒比海盗5 阿尔曼多·萨拉查X杰克·斯派罗
be预警
大概是观后感。

难以置信,不过在被诅咒之地,也会有消遣的法子。
阿尔曼多·萨拉查长久地凝视天际。对他来说,新的爱好是追随那朵云。
那朵云,和其他成片的云不尽相同,在黑沉的天空用更明亮的色彩彰显自己的存在。它太过夺目,周围有着明晃晃的光芒,在昏暗的魔鬼三角比任何灯火都刺眼,甚至到令萨拉查厌恶的程度。
他想要粉碎那朵云。用炮,用弓,用一切可以够到天空的东西。然而船与云的距离和生与死差距相同,所有尽是妄想,到最后,他依旧只能咬牙切齿地注视着那朵云。
那是一朵自由的云。即使渺小,却足够灵活。它能在微风中轻盈变换,...

【传勇传】关于米兰·弗洛瓦德和沃斯·夫列鲁是兄弟的事实

强行原作向,无cp

想要尝试两人是亲兄弟的可行性……而做出的假设。

警告:可能有不合理性,慎入!


两国的会晤这次也将以友善的握手终结。罗兰德代表——米兰·弗洛瓦德起身,脸上挂着的笑容在开口之前就让人胆寒三分。

“愿两国保持和平交流。”黑色长发的代表表情冷峻,带着弧度的嘴唇鲜艳如血,像是上过唇彩。然而掩藏在漂亮外表下的却是再阴暗不过的个性,虽是普通的外交辞令,从他口中说出就让人产生“这是不是威胁”的联想。他并不适合外交大使这一祈求和平的职位,暗杀与护卫才更与他的身份相配。

沃斯·夫列鲁这样想着,依旧挂着盈盈的笑容,看着弗洛瓦德手上的戒指。

独一无二的勇...

【莱纳中心】如你所愿(下)

学院paro。

全员向,cp自由心证。

上篇走这里


六.

上午瞬间被拉长到一个格外难熬的境地。

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时间内,莱纳跑遍了学校每个角落。从可可他们所在的初等部到艾涅待着的中等部,这一趟路下来差点让他跑断了腿。

更别提送邀请函的过程中那群家伙的胡搅蛮缠,不说比娅不容分说的命令“快点转到我们班来”,光是蜜儿可和同班同学就足够他应付了。

时间自然是不够的,暂时把西昂的指令抛到脑后,他在午休结束之前总算送完了大部分的邀请函。

接下来,就只有最后一张了。

莱纳仔细地看了看上面写着的名字。

“嗯……”

当然不是突然文盲,上面的每一个字都认识。

不过,果然。

“谁呀这...

【沃莱】评价

单箭头占的比重很大,很大很大很大。不过最后还是成功地发了糖!

感觉今天能吃下三碗饭。


很想知道,莱纳是怎么看我的。

这句真心话不止一次用玩笑的形式带出,公然摆在当事人的眼前。明明知道只会得到敷衍的回应,却还是一次又一次、强装镇定地试探。

“你啊……讨厌的小鬼吧。”

恶魔王的脸总是带上疲倦,乍一看只是个松懈的普通人。不过透过沃斯的滤镜,不论是分叉的发梢还是骨节分明的手都惹人喜爱。即使他说了扫兴的话,沃斯也不由自主地面露微笑。

“诶~不对吧?”

“……哪里不对?”

“莱纳肯定、对我抱着那样的想法吧!就是想把可爱的我……”

“谁给你的自信啊。”

到最后结局也是一样的,总是用插...

圆空满

孤单的爱斯基摩人总是守序善良的。

©圆空满 | Powered by LOFTER